肚子餓

(目前深陷ow坑中)
雨聲滴答滴答的響著,
風輕輕捲起了細雨,
在遙遠的未來,
我已尋不回那熟悉的身影……
◎灣家人
◎噗浪: http://www.plurk.com/m/u/a218472691
◎渣手(其實只會段子
◎喜歡挖坑不愛填坑
◎不定時更新
◎Cp-
【盜筆】:瓶邪、黑花、All邪
【全職】:All葉向主傘修
【凶筆】:朋我
【BH6】:雜食(?
【刀劍亂舞】:小狐三日、鶴一期
【獄都】:All斬
【ow】:麥源、藏源、all源(?

櫻花樹下的貓( • ̀ω•́ )¹(加長版)

❇之前發過,不過短短的於是再發一次長的
❇為了方便各位的閱讀,我把文轉成簡字的了
❇文筆不好可能有ooc,私設一大堆

虽然是来这的第一天,McCree还是很尽职的去公司里晃了晃。 一如被调来日本分公司前的习惯,在下班后拖着运到公司的行李,找了附近超商买了当天的晚餐材料。
看着袋子里的一盒味噌、一包柴鱼片及小鱼干,日本真是个神奇的国家,就算不知道味噌汤的做法,还是让人忍不住想要入境随俗,反正只是个小小的味噌汤,怎么可能难得倒我呢。 吹着口哨,带着行囊缓缓的往朋友提供的住所前进。 说道那个朋友啊,告诉他这间房子时还露出了一抹看不出意思的微笑告诉他:「门前有棵樱花树,树下有个鸟居和一个小神社,没事的话可以在里面放点小鱼干,或许会有神奇的发现唷。」,现在想起来,还是十分的不解。
McCree心想,为什么有种被坑了的感觉。
Δ
那是一间位在巷子里的房子。 看着眼前的这条巷子,McCree一度以为自己真的被整了,他的行李箱能不能进去都是个问题啊! 打电话去确认只收到那个远在瑞士的友人兼同事的笑声跟一句:「走到底就对了。」
幸好这次带的行李箱不大,刚好可以过,由于时间不早了,McCree艰难的提着晚餐的材料和不时卡到墙壁的行李箱,借着镶在墙上的壁灯往巷子里走。
没想到过了很窄的巷子后是个不小的院子,一点也不像是藏在巷子里的场景。
一眼望去,McCree马上就注意到了友人提到的那棵樱花树。 只有一层楼高的樱花树种在门前,有个吊着灯笼外型的灯正散发出鹅黄色的灯光,树旁还有个白色长椅,或许是因为一阵子没有整理,椅背和四枝脚都攀附着一些植物。
往树下一看果真有个小小的神社及鸟居,McCree盯着小神社一会儿想:「说什么我也不会在这放小鱼干的,不要以为我会上当。」就什么也没做的转身拿出钥匙打开门。
Δ
整理完行李当然就是要开始准备晚餐,毕竟那些东西可不会自己跑进锅子里变成味噌汤。
从柜子里翻出一个锅子,洗干净后倒满水开始煮,趁者水沸腾时挖了一匙的味噌加进去,随后抓几把小鱼干跟柴鱼片往里头扔,没多久就闻到了印象中,那属于味噌汤的味道。 「哼哼,小小的味噌汤怎么可能难得倒我呢。」满意的看着自己煮的一锅汤,拿起刚刚跟着锅子一起被找到的小碗来试喝,最后McCree只试喝了一口就面无表情的掏出手机叫了外卖。
摸摸自己被填饱的肚子,McCree莫名的想到阳台抽根雪茄,从行李里翻出打火机和雪茄,吹着口哨打开阳台的门。 「这里环境不错嘛,非常适合养老。」正在感慨的McCree瞥见了树下很久没人打理的小神社,默默的进屋,带着几块布跟一小桶水想整理一下,随手带着一包方才未煮完的小鱼干决定一边吃一边整理。
看着只到自己膝盖的小建筑物,里头挂着两颗布满锈的铃铛,铃铛下则有条爬满青苔的麻绳,擦拭时意外的碰到麻绳,发出了铃铃的声响。
怕自己力气没控制好把这看起来颇有年代的东西弄坏,McCree小心翼翼的用布把小神社的外观擦得干干净净。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我放小鱼干,既然还有一点,那我就当作贡品放在这吧。」双手合掌参拜了一下,把剩下的小鱼干用一块未使用过的布垫着,整齐的摆在神社前。
回屋前才想到水桶忘了拿,拎着布回头,McCree吃惊的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樱花树下的小猫,悄悄的靠近,正想好好观察,却好死不死刚好踩到地上的树枝发出声响。
原本盯着布上的小鱼干,正打算开始吃的小猫瞬间警戒的看向McCree。
「别怕,我拿个东西就走,你继续吃。」McCree尴尬的跟尾巴都竖起来的小猫说,谁知道才刚踏出一步,小猫就露出痛苦的表情倒在地上昏过去了。
「咦?不是吧?难不成这小鱼干坏了吗?」McCree有些不知所措的跑到小猫旁,正思考着怎么办时手机收到了一则讯息。
『我人到巷子口了,今晚没找到旅馆住,决定先去你那住一晚。 』
是Morrison! !
McCree露出得救了的表情,飞奔到巷子口把人连拖带拉的带到树下。
指着还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小猫说:「它吃了小鱼干后昏倒了!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吃了小鱼干会昏倒的猫,快帮我看看它怎么了。 」 Morrison一开始听到McCree的话还有些紧张的上前查看,但看到猫脖子上的吊牌和右腿上独特的花纹就放下心拍拍一旁还很紧张的人。
「别担心,他跟你闹着玩的,估计他等你等很久觉得无聊才跟你开这个玩笑的。」莫里森笑着摸摸躺在地上的小猫,「Genji,该起来了,你吓到他了。」 只见刚刚还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小动物睁开他无辜的大眼看着Morrison。 名为Genji的猫得到了Morrison的摸头,瞥了眼McCree,留给他一个猫屁股后跟着Morrison进屋去,只留下了还在茫然中的McCree在原地。

评论(4)
热度(27)

© 肚子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