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子餓

(目前深陷ow坑中)
雨聲滴答滴答的響著,
風輕輕捲起了細雨,
在遙遠的未來,
我已尋不回那熟悉的身影……
◎灣家人
◎噗浪: http://www.plurk.com/m/u/a218472691
◎渣手(其實只會段子
◎喜歡挖坑不愛填坑
◎不定時更新
◎Cp-
【盜筆】:瓶邪、黑花、All邪
【全職】:All葉向主傘修
【凶筆】:朋我
【BH6】:雜食(?
【刀劍亂舞】:小狐三日、鶴一期
【獄都】:All斬
【ow】:麥源、藏源、all源(?

【麦源】櫻花樹下的貓( • ̀ω•́ )²

❇可能有ooc
❇就是想寫調皮的源喵
❇不定時更,剛剛忘了分段(抹面

一进屋,McCree就看见Morrison从厨房端出一杯不知道从哪弄来的牛奶放到客厅的桌上,就拿着衣服直接往浴室的方向走去,只见那只叫Genji的白底黑纹小虎斑猫看到那杯牛奶,像是知道那是准备给它的,一蹬踩着椅子跳到桌子上。

McCree拉开桌边的椅子好奇的近距离打量Genji,只见小虎斑猫也不知道是在玩还是要喝,翘着屁股用猫掌沾着盘中的牛奶,看着桌子上越来越多溅出的牛奶,他忍不住轻拍了一下小猫的屁股说:「欸,别玩啊,桌子脏了。」

Genji 明显是被McCree拍屁股的举动吓了一跳的转身,桌上马上出现一个猫掌形状的奶渍,只见吓自己的罪魁祸首正一脸心疼的看着桌子嚷嚷着,「啊啊,你看看你不好好喝,玩得满桌都是,我可不帮你擦喔。 」

看到小猫直直盯着自己看,还以为那只顽皮的小动物终于懂自己的意思,正想感叹时,Genji一个让人措手不及的猫拳把那杯还很满的牛奶往McCree的方向打。

「啊!我的裤子啊!」虽然McCree反应很快的站起身,但显然被打翻的牛奶并不想放过他,硬是在他短裤上留下痕迹。

「你这小家伙,不教训你我就不叫Jesse McCree。」低头看着自己黑色短裤上留下了一大片的白色奶渍,McCree头疼的把在桌上一脸幸灾乐祸的小猫拎起来,正想好好跟他说教就听到Morrison无奈的声音从背后传出。
「Jesse多大了,不要连一只小猫都欺负好吗?把Genji放下来。」

这倒是变成我欺负它了! ? ? ?

McCree一整个说不出话,准备好好跟Morrison解释一番就正脸接了一个湿漉漉的猫拳,Genji趁机从他手中逃出来,沿路留下一排小脚印的跑到刚洗完澡的Morrison脚旁喵喵叫。

McCree看着乖乖被Morrison抱起来的小猫不免想,是怎样,刚刚不过就轻拍了一下它的屁股,就送了我裤子一杯牛奶,现在居然就这么躺在别人怀里,有这么讨厌我吗?

还在想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才被小猫讨厌,就听到站在一旁抱着猫的Morrison轻咳两声提醒他快去换裤子,才想起自己还穿着湿的裤子,无奈的叹口气回房间,随手掏了件自己睡裤带着牙刷牙杯走向浴室,想顺便刷完牙后就直接睡觉了,毕竟明早还有工作等着他呢。

一打开浴室门就看见Genji跑来坐在门口,似乎在等他刷完牙走出来。

McCree注意到它脖子上挂着个金色的小东西,对Morrison说:「欸,Jack那是别人的猫吧,这么晚了把它留在这不会有问题吗?」

「嗯?准确来说他住这呢,你之后就知道了,时间不早,快去睡吧。」Morrison专心的看着手机,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头也不抬的回答。

他?谁啊?这只小猫吗? 虽然很疑惑,但注意到时间真的不早了,决定把这问题抛在脑后,McCree抱持着醒来再说的心态吹着口哨进房。

睡梦中,感觉到有些喘不过气,胸口似乎压着什么,McCree睁开眼,正要惊叹自己第一次来到这,就体验到所谓的鬼压床,感觉到有东西刷过自己的脸,疑惑的往胸口一看,看到了一团缩在自己胸前的毛球,困扰的看着呼呼大睡的小猫,尾巴还不安分的动来动去,McCree也没叫醒这只小动物,只是轻轻的把它挪到了身旁,用手臂圈着它一起睡觉。

评论(3)
热度(29)

© 肚子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