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子餓

(目前深陷ow坑中)
雨聲滴答滴答的響著,
風輕輕捲起了細雨,
在遙遠的未來,
我已尋不回那熟悉的身影……
◎灣家人
◎噗浪: http://www.plurk.com/m/u/a218472691
◎渣手(其實只會段子
◎喜歡挖坑不愛填坑
◎不定時更新
◎Cp-
【盜筆】:瓶邪、黑花、All邪
【全職】:All葉向主傘修
【凶筆】:朋我
【BH6】:雜食(?
【刀劍亂舞】:小狐三日、鶴一期
【獄都】:All斬
【ow】:麥源、藏源、all源(?

【麦源】櫻花樹下的貓( • ̀ω•́ )³

❇可能有ooc
❇大概是月更(?)
❇之後半藏會出現ฅ'ω'ฅ他就是個好哥哥
❇歡迎一起來留言討論想看的互動(?)

睁眼,反射性的就往旁边一模,想确定昨晚被自己挪到旁边睡觉的小猫是否还在,有没有不小心被自己压到之类的。

谁知道这一摸,原本还躺在床上想说确认完再睡个回笼觉的McCree手脚俐落的翻坐起来,有些吓到的看着身旁棉被隆起的部分,小心翼翼的掀起一角来查看,只见在棉被里的不是昨晚的小猫,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黑发的少年正蜷曲着身子躲在里面睡觉。

先不说一醒来看见身旁多了个不认识的人多么震撼,更何况他还是裸得! McCree整个人都清醒了,打开房门吼,「Jack 啊!我睡一睡起来身旁多了个全裸的小孩子,怎么办啊!」 由于McCree已经踏出房间,因此也没注意到原本熟睡的少年在被窝里动了动,眯着眼坐起来,黑发里冒出了一对三角形的兽耳,随着少年的动作抖了几下,一脸没睡饱的打着哈欠翻了放在旁边的行李,掏出一件衣服与裤子,也不管尺寸如何,就直接套上去,少年一边拉着过大的裤子,一边揉着眼,走向客厅。

「Jack,我真的觉得你该来我房间看看,有个孩子他全裸着睡在我旁边耶?你不觉得奇怪吗?你不要打瞌睡啊!好好听我说话!」McCree一脸气急败坏的对着被他从另一个房间里拖出来,身上还穿着睡衣的Morrison说。

Morrison头疼的揉揉自己的太阳穴,和站在眼前莫名激动的人说:「我说啊,这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啊,别一早就这么吵,这打扰到人怎么办啊?」

「打扰到谁?你别忽悠我,这附近可没有邻居……」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带有点鼻音的声音打断,「Morrison……我肚子饿,唔…还没睡饱,好吵……」

McCree转头就看见方才还躺在身旁棉被里的少年,正穿着他的衬衫和他的裤子出现在他眼前,仔细一看就发现了少年头上的兽耳,和垂在身后那条快到地板的尾巴。

吃惊的看着少年,还想说点什么,Morrison就告诉他,「他是Genji ,也就是昨天的那个小猫,这间是他哥哥准备给他的,只是他还未成年所以不是自己住在这,所以我们暂时和他借了这间房子来使用,理论上来说是Genji的,但我们还是有问过他哥哥的,虽然我并没有听到他说这次他弟也会来跟我们住。」

「等等……你说他是昨天那只猫?」McCree难以置信的看着已经跑到沙发上把头埋在自己膝盖间睡觉的少年。

「嗯哼,别问那么多,你师傅也知道这件事的,既然你这么有精神去弄个早餐给他吃好了,简单的吐司夹鲔鱼会弄吧?记得不要忘记准备牛奶,在冰箱里蓝字的那瓶,他哥之前有特别叮嘱说要加热后才能给他喝,没事的话就交给你了,我等等要出门一趟。」Morrison指指桌子,上头放着来这之前去买的吐司和鲔鱼罐头,McCree心想这小家伙可一点都不爱喝牛奶啊,瞧瞧他昨晚洒了满桌就算了,还泼了他满裤子的牛奶…… 即使不是很情愿,毕竟是住在人家家里,McCree还是拎着那条吐司和罐头认命的进了厨房准备早餐。

昨晚的味噌汤虽然失败了,但身为单身23年的男人,还是会自己煮一些东西的,虽然多半还是得感谢某个脾气很差的人之前教他的基本功,例如开瓦斯和不把东西煮焦之类的。

首先为了避免等等给Genji吃吐司夹鲔鱼时又被他吃个满桌都是鲔鱼和面包屑,McCree先将两片吐司切丁放在一旁,接着把一个鲔鱼罐头打开,全部倒在平底锅上加热,再来就把刚才的吐司丁倒下去一起炒,觉得差不多了就找了个干净的碟子装,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成品点点头,刚转身准备放在餐桌上就看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躲在墙后的Genji,正甩着那条藏不住的尾巴,提着大大的裤子看着他。

哼哼,看来这小家伙是被味道吸引过来的。

McCree得意的对着Genji勾勾手指,「小家伙,想吃吗?」 看着已经自己跑去拿餐具乖乖坐在餐桌前的Genji用力的点了头,McCree就突然想欺负一下他。

转身去拿了冰箱里随便拿了罐牛奶,倒了一小杯放到Genji面前,只见小家伙一脸厌恶的推开杯子,原本摇晃的尾巴也不摇了,深深的表现出对牛奶的不满。

「欸,不可以不喝,你哥哥可特别交待了你一定要喝,我相信你哥哥不会喜欢一个不听话的孩子的。」当然McCree是骗他的,毕竟总不能让他饿到。 只见Genji一听到哥哥两个字便露出委屈的表情,喝完那一小杯牛奶,McCree讶异的看着喝完牛奶的Genji一脸快哭的样子,赶紧把那盘鲔鱼面包丁放到他面前,还摸摸他的头说:「你哥哥知道你这么乖肯定会很开心的,快吃吧。」

大口大口的吃着,很快就把早餐解决掉的Genji露出笑容跟McCree说:「谢谢大叔,我吃饱了。」

听到大叔两个字,McCree差点昏倒,再怎么说他也才23岁啊! 用手轻轻捏住Genji头上的猫耳纠正,「我有这么老吗?叫哥哥。」

「不要,我只有一个哥哥!」Genji不舒服的抖了一下猫耳,把吃完的碟子往前一推,拒绝了McCree的要求。

「你真不可爱耶,快叫哥哥,不然我打你屁股。」

看到举起的手作势要打自己的屁股,Genji一个紧张就抓住那只手,张嘴咬了下去。 McCree没想到对方反应会这么大,虽然没有咬的很大力但还是反射性的想缩回来手,又怕自己的动作会伤到他的牙齿只能忍耐着,用另一只手摸摸对方的头说:「啊,张嘴,不会打你的,刚刚跟你开个玩笑,你咬这么大力牙齿会断掉喔。」

Genji抬眼看着McCree忍着痛的表情,才松开口。 只见McCree的手上多了排深深的齿痕,有的还渗出一丝丝的鲜血,Genji 想到方才他用的就是这只手帮自己做了好吃的早餐,自己这么对他似乎有些过份,于是舔了舔McCree手上的伤口,小声的说了声抱歉就变回小猫一溜烟的跑走了,McCree看着跑走的小猫,再看看自己手上已经不再冒血的伤口不经勾起嘴角,「好吧,其实挺可爱的。」

评论
热度(11)

© 肚子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