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子餓

(目前深陷ow坑中)
雨聲滴答滴答的響著,
風輕輕捲起了細雨,
在遙遠的未來,
我已尋不回那熟悉的身影……
◎灣家人
◎噗浪: http://www.plurk.com/m/u/a218472691
◎渣手(其實只會段子
◎喜歡挖坑不愛填坑
◎不定時更新
◎Cp-
【盜筆】:瓶邪、黑花、All邪
【全職】:All葉向主傘修
【凶筆】:朋我
【BH6】:雜食(?
【刀劍亂舞】:小狐三日、鶴一期
【獄都】:All斬
【ow】:麥源、藏源、all源(?

一點腦洞

深夜的一點點腦洞的片段,未來可能有麦克雷的視角,98%機率坑,抱歉了😪
❇️閱讀注意事項
✳️只是隨手記下的腦洞,描述能力差,可能還有沒挑出的語病
✳️私設很多

故事概要-
麦克雷被指定為改造後源氏的監護人,簡單來說負責處理他的大小事,及為他的事負責。麦克雷是他最快卸下他心防的人,但因某次任務,因源氏發生的某事使麦克雷失去了他的手。
因此花村任務麦克雷沒跟去,而源氏在那邊被隊友欺負後,開始質疑自己的存在,回基地後又被麦克雷拒於門外。
失去了生存的目標,最後源氏把第一次跟麦克雷聊天所的販賣機咖啡放在床頭後回到他們的寢室,在他們之前的床邊,把自己關機(字面上的)。

---+正文+---

看着完成围剿花村任务的几个队友围在一圈开心的聊天。
突然,其中一个人朝着源氏笑道:「小少爷啊,有没有怀念这里啊?哈哈哈。」
「是啊,岛田家不务正业的小少爷耶,想家了不是吗?现在有没有觉得开心啊?」
「哎呀,你怎么还喊人家小少爷了,人家现在可是个『活生生』的智械。」
「你错啦,他是那个什么,生化忍者啦。」
「就是说啊,你真过分,岛田家可是讨厌智械出名的,你别说他是,等一下中枢系统出问题把我们全砍了怎么办?」
「太可怕了啊,听说这次他的监护人,那个杰西•麦克雷没来正是因为他才出事的。」
「啧啧啧,真可怜,接到这个麻烦货,据说手废了是吧,可惜了他那个神枪手的称号。」

我如果现在失控的话……
不行,会给指挥官跟长官添麻烦,他们已经够忙了,安吉拉也会不高兴,杰西他……

源氏不理会那些嘲讽,转头想离开现场,却被自己无视的队友们团团围住。
「你现在是怎样,接收器坏了吗?没听到我们问你问题吗?」
「我觉得我没有义务回答。」
「因为是事实不敢回答,早就知道你是这种会连累别人的废物,看看你的曾经繁华的家族,要不是你,会变成现在这样吗?」
「走开。」
「哈,还是要我举更鲜明的例子?像是你的监护人,曾经的神枪手,嗯?」
本来想忍忍就算了的源氏,听到他们又把杰西的事拿出来提,一个没忍住,狠狠的给带头的一拳。
「去你的,智械失控了,给我打!」
还在为自己一时没忍住出手而愣神的源氏被一群人压在地上,有的人在拆他的左手臂,有的人狂踹着他的身体,还不时嘟囔着:「智械就该乖乖的等着被拆解掉」。

我是人类,不是智械。
我是人类,不是智械……
我…是人类,不是智械?

源氏想到因为自己还躺在病床上的人,面罩后的脸闭上眼露出苦笑。

「喂!那群人在干嘛,欠骂是不是,感紧给我滚回飞机上,你们已经耽误回总部的时间了,回去给我写3000字反省书。」压着源氏打的人们这才因为莱耶斯的出现才一哄而散。 莱耶斯皱着眉看了一眼在地上的源氏,随后叹气道:「走吧,回去给安吉拉看看。」源氏扶着快脱落的左手臂,一跛一跛的跟着莱耶斯。

回到总部听到的第一件事是杰西清醒的消息,但他每个人都愿意见,甚至是本来不合的几个队友,就唯独不见源氏。
修理好的源氏拿着上机前从花村路旁贩卖机里要买给麦克雷的杯装咖啡站在病房外,听着里面熟悉的声音,拂上自己心脏的位置。

明明没有心跳了,为什么还会痛呢? 他应该很恨我吧?想想他之前得意的炫耀自己枪法的样子,充满自信的微笑…看来以后没机会看到了。

当天晚上,源氏去了安吉拉的办公室。 「医生,我想清楚了。」准备休息的安吉拉一脸错愕的看着源氏,「源氏,你!那杰西呢?你有经过他的同意吗?他是你的监护人。」「我记得当初有提到,哪天我不受控制的伤了监护人,在我还能控制自己时可以选择该如何处理自己,更何况……」 一讲到这,源氏顿了一下,「他不会原谅我的。」 「你明知道当时状况的!既然事情都发生了,你也要给他点时间消化啊。」 「确确实实失控了,我已经决定好了,等做完想做的事……我只是来告知一声,之后的我,就随便你们处置吧。」说完源氏便转身就走。

离开办公室后,源氏悄悄的进了麦克雷的病房,看着他已经装上机械手臂的地方和睡颜,小心的把礼物放在床头的小柜子上,本来脱下面罩,想给床上的人一个吻,在最后几呎停下了,戴起面罩轻声的说:「抱歉,再见…不,永别了。」

回到了自己与麦克雷的寝室,两人都没有回来这有段时间了。源氏打开面罩,虽然脱了面罩的自己会有些呼吸困难,但源氏还是脱了。 坐在床边地板上的源氏拿过麦克雷送洗回来的大围巾深吸了一口气,闻到了淡淡的烟草味,有些不舍的抱住。 萤绿色的光熄灭,源氏的头倒向床边,他抱着麦克雷的围巾,宛如睡去一般。

评论(13)
热度(8)

© 肚子餓 | Powered by LOFTER